当事人陈某芳涉嫌非法吸收公款罪,鼎屺律师为其做减缓刑辩护

发布时间:2019-04-04 17:04    来源:鼎屺律师事务所    浏览:

【案情分类】:刑事纠纷

【案情摘要】

  当事人陈某芳涉嫌非法吸收公款罪,该案件公诉机关为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陈某芳辩护人为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以下是案件判决文书详细内容:
 
  被告人陈某芳,女,1959年12月21日出生于重庆市沙坪坝区,汉族,高中文化程度,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江北艺术推广部三区总监,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渝中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5年3月10日被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7年8月8日被监视居住,于同年12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肖某,男,1967年11月25日出生于重庆市大渡口区,汉族,大学专科文化程度,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江北艺术推广部四区总监,户籍所在地重庆市大渡口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5年3月10日被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7年8月11日被监视居住,于同年12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被告人胡某春,男,1986年5月6日出生于广西平南县,汉族,大学本科文化程度,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江北艺术推广部六区总监,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江北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5年3月10日被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7年8月9日被监视居住,于同年12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被告人莫某,女,1970年6月27日出生于重庆市巴南区,汉族,大学专科文化程度,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江北艺术推广部七区总监,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江北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5年3月10日被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7年8月8日被监视居住,于同年12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辩护人刘律师、金律师,北京盈科(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郑某妍,女,1983年10月3日出生于贵州省正安县,仡佬族,大学本科文化程度,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江北艺术推广部九区总监,户籍所在地重庆市渝北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5年3月10日被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7年8月8日被监视居住,于同年12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被告人白某祥,男,1984年6月27日出生于重庆市万盛区,汉族,大学专科文化程度,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江北艺术推广部十一区总监,户籍所在地重庆市南岸区。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5年3月10日被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7年8月8日被监视居住,于同年12月8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江北区看守所。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以北检刑诉〔2016〕128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芳、肖某、胡某春、莫某、郑某妍、白某祥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6年12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蒋朝吉、董新丽出庭支持公诉,上列被告人及辩护人谭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经依法中止和延期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当事人陈某芳涉嫌非法吸收公款罪,鼎屺律师为其做减缓刑辩护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4月,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臻纪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江北区红黄路9号帝豪丽都1号1-1)在重庆市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马永彤(另案处理),公司经营范围为承办经批准的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商务信息咨询、经纪人培训(不含认证培训)、销售字画(不含古玩)等。臻纪公司成立后,在重庆范围内成立了江北分公司、沙坪坝分公司等分公司,另在湖北、湖南、江苏等地成立相应分公司。2014年臻纪公司从江北区搬迁至渝中区,原住所地作为江北分公司的营业场所。
 
  臻纪公司自成立后,未经相关金融监管部门批准,以购买书画作品参与定期分红、到期回购返本为投资项目,通过组织书画推介会、宣传讲解等方式向社会不特定群众进行宣传,承诺以购买书画作品后委托臻纪公司代为销售(委托销售周期为18个月),即可按每五个月或者六个月获取购买价格5%以上的“预付定金”,委托销售合同随即重新签订;或者买画作达到一定数额后,即可在新购买画作原价款的基础上进行折扣购买(8折-9折),委托销售周期亦将进行缩减(10个月至14个月),臻纪公司将于委托销售合同到期后以原价款进行回购的模式进行高额返利,从而吸引群众投资,变相吸收公众资金。
 
  被告人陈某芳、肖某、胡某春、莫某、郑某妍、白某祥先后于2011年、2012年进入臻纪公司工作,先后担任江北分公司艺术推广部经纪人、部门经理、区域总监。其间,六被告人在马永彤等人的授意下,自行或组织下属员工向公众宣传公司投资项目,引诱公众投资。至2015年1月,陈某芳参与吸收公众存款共计4954万余元(其本人直接吸收公众存款228万余元),从中获利170余万元。肖某参与吸收公众存款共计2023万余元(其本人直接吸收公众存款378万余元),从中获利100余万元。胡某春参与吸收公众存款共计2961万余元(其本人直接吸收公众存款1959万余元),从中获利160余万元。莫某参与吸收公众存款共计628万余元(其本人直接吸收公众存款111万余元),从中获利40余万元。郑某妍参与吸收公众存款共计556万余元(其本人直接吸收公众存款80万余元),从中获利27万余元。白某祥参与吸收公众存款共计647万余元(其本人直接吸收公众存款104万余元),从中获利32万余元。
 
  2015年3月9日,被告人陈某芳、胡某春、莫某、郑某妍、白某祥接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到公安机关投案。2015年3月10日,被告人肖某接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到公安机关投案。
 
  公诉机关当庭举示了相关证据证明其指控,并认为被告人陈某芳、肖某、胡某春、莫某、郑某妍、白某祥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六被告人均有自首情节,提请对其依法判处。
 
  六被告人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事实及罪名无异议,均辩称自己投入的资金不应计入犯罪数额;获得的提成给了相应的经纪人,实际获利的金额少于指控金额。
 
  辩护人提出,1.被告人陈某芳本人、亲友的投资,员工及员工亲友的投资数额应当扣除,公司员工李大川的吸存数额登记在陈某芳名下,应当扣除,不应计入陈某芳的犯罪数额;2.陈某芳系从犯;3.陈某芳有自首情节,建议对陈某芳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臻纪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注册地重庆市江北区红黄路X号帝景丽都X号X-X。工商资料和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显示公司股东为马永彤(已判刑)和韩月(已判刑),马永彤为法定代表人,公司经营范围为承办经批准的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商务信息咨询、经纪人培训(不含认证培训)、销售字画(不含古玩)。臻纪公司相继在重庆市渝中区、沙坪坝区、南岸区、九龙坡区、北部新区等地设立了非独立法人的分公司。
 
  臻纪公司除了在核定范围开展经营活动以外,在没有取得金融经营许可的情况下,通过电话、网络、现场会、口口相传等方式,向社会公开宣传公司有“第三方”团购保证,书画投资前景好,由该公司委托销售画作可获取“预付定金”,以此向社会不特定群众吸收资金。其具体操作模式是,由臻纪公司对画作评估后,以评估价的25%向画家采购画作,并按购进价的约三至四倍确定客户购买价格。客户购买画作后,可自己保管,亦可委托公司保管。客户购买画作后与公司签订《收藏协议》、《委托销售协议》的,如果画作通过公司销售出去,公司与客户按照二八比例的原则分配销售溢价;如果画作没有销售出去,客户定期收取公司支付的“预付定金”,即公司根据客户购买第一幅画作的金额将客户分成不同等级的会员,客户可按照会员等级享受不同折扣购买第二幅画作,再与公司签订《委托销售协议》。委托销售期限根据会员等级的不同分为10个月至18个月不等,委托销售至五六个月时,如果客户再与公司签订新一期10个月至18个月不等期限的委托销售协议,公司承诺支付相当于购画款10%至40%不等的“预付定金”。当客户领取的“预付定金”总额达购画款的45%-50%时,可选择自行收藏画作,或由公司回购画作并退还客户购画款。对吸引到资金的经纪人(业务员)、部门经理、区域总监、大总监将按照一定比例获取提成。
 
  被告人陈某芳于2011年5月进入臻纪公司工作,先后担任经纪人、部门经理,于2012年4月任江北艺术推广部三区总监。其间,陈某芳在马永彤、肖芸(已判刑)等人的授意下,自行或组织下属员工向公众宣传公司投资项目,吸引不特定群众前往臻纪公司投资。经审计,截止2015年2月,陈某芳参与吸收存款4954.89万元,其中,客户购买画作收藏的金额为76万元,委托销售收藏的金额为4588.09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的金额为223.11万元,不能确定收藏类型的金额为67.7万元,陈某芳本人购买画作的金额为37.28万元(其中,委托销售金额为29.78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的金额为7.5万元)。陈某芳获得工资及提成共计171.16万元。
 
  被告人肖某于2012年5月进入臻纪公司工作,先后担任经纪人、部门经理,于2012年10月任江北艺术推广部四区总监。其间,肖某在马永彤、肖芸等人的授意下,自行或组织下属员工向公众宣传投资项目,吸引不特定群众前往臻纪公司投资。经审计,截止2015年2月,肖某参与吸收存款2023.11万元,其中,客户购买画作收藏的金额为124.63万元,委托销售收藏的金额为1800.25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的金额为66.94万元,不能确定收藏类型的金额为31.29万元,肖某本人购买画作的金额为378.55万元(其中委托销售金额为337.85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金额为36.70万元,不能确定收藏类型的金额为4万元)。肖某获得工资及提成共计103.20万元。
 
  被告人胡某春于2011年3月进入臻纪公司工作,先后担任经纪人、部门经理,于2011年11月担任江北艺术推广部六区总监。其间,胡某春在马永彤、肖芸等人的授意下,自行或组织下属员工向公众宣传投资项目,吸引不特定群众前往臻纪公司投资。经审计,截止2015年2月,胡某春参与吸收存款2961.52万元,其中,客户购买画作收藏的金额为38.61万元,委托销售收藏的金额为2839.75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的金额为39.44万元,不能确定收藏类型的金额为43.72万元,胡某春本人购买画作的金额为836.50万元(其中委托销售金额为829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金额为7.5万元)。胡某春获得工资及提成共计160.08万元。
 
  被告人莫某于2012年6月进入臻纪公司工作,先后担任经纪人、部门经理,于2013年2月担任江北艺术推广部七区总监。其间,莫某在马永彤、肖芸等人的授意下,自行或组织下属员工向公众宣传投资项目,吸引不特定群众前往臻纪公司投资。经审计,截止2015年2月,莫某参与吸收存款628.10万元,其中,客户购买画作收藏的金额为7.66万元,委托销售金额为590.77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的金额为23.61万元,不能确定收藏类型的金额为6.06万元,莫某本人购买画作的金额为155.45万元(均为委托销售)。莫某获得工资及提成共计40.69万元。
 
  被告人郑某妍于2012年9月进入臻纪公司工作,先后担任经纪人、部门经理,于2013年6月担任江北艺术推广部九区总监。其间,郑某妍在马永彤、肖芸等人的授意下,自行或组织下属员工向公众宣传投资项目,吸引不特定群众前往臻纪公司投资。经审计,截止2015年2月,郑某妍参与吸收存款556.27万元,其中,委托销售收藏的金额为528.68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的金额为15.39万元,不能确定收藏类型的金额为12.20万元,郑某妍本人购买画作的金额为80.98万元(其中委托销售金额为68.58万元,无法确认收藏类型的金额为9.9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金额为2.5万元)。郑某妍获得工资及提成共计27.79万元。
 
  被告人白某祥于2012年7月进入臻纪公司工作,先后担任经纪人、部门经理,于2013年9月担任江北艺术推广部十一区总监。其间,白某祥在马永彤、肖芸等人的授意下,自行或组织下属员工向公众宣传投资项目,吸引不特定群众前往臻纪公司投资。经审计,截止2015年2月,白某祥参与吸收存款647.09万元,其中,客户购买画作收藏的金额为8.59万元,委托销售收藏的金额为567.24万元,购买会员资格收藏的金额为18.76万元,不能确定收藏类型的金额为52.5万元,白某祥本人购买画作的金额为104.87万元(均为委托销售)。白某祥获得工资及提成共计32.72万元。
 
  2015年3月9日,被告人陈某芳、胡某春、郑某妍、莫某、白某祥接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投案。2015年3月10日,被告人肖某接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到公安机关投案。各被告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上述事实,有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臻纪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江北区员工档案资料、2014年绩效工资考核明细、投资人返利明细、投资协议及收据、投资人投资材料、司法审计意见书、辨认笔录、证人马永彤、肖芸、李佳、陈思吉、冯一叶、汤修惠、柴富节、李超杰、司丽华、李玲、杨丽、阳华兰、付世伦、潘霞、王群、陈全、何富林、陈敏、王成荣等人的证言、被告人陈某芳、肖某、胡某春、莫某、郑某妍、白某祥的供述、公安机关出具的到案经过、户籍信息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针对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被告人陈某芳、肖某、胡某春、莫某、郑某妍、白某祥的犯罪数额
 
  各被告人提出本人投入的资金不应计入犯罪数额以及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某芳本人及亲友投资的数额,员工及员工亲友投资的数额,以及李大川因挂单在陈某芳名下,对李大川吸存的数额,均不应计入陈某芳的犯罪数额。
 
  经审理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的公众系不特定对象,不特定性是指吸收存款的对象没有针对性和特别限制,无论从何人、何处吸收资金,均符合吸存者的意愿,即使吸存的对象中包括公司员工和亲友,仍不影响吸存对象不特定性的认定。臻纪公司向社会公开宣传,针对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被告人亲友、员工以及员工的亲友与社会公众一样,均属不特定对象,故对该部分资金应当计入各被告人的犯罪数额。关于李大川的吸存数额,首先在案证据无法证明李大川有挂单的情形,其次即使李大川存在挂单的情形,陈某芳也在薪酬等方面有所获益,故对李大川吸存的数额,应当计入陈某芳的犯罪数额。
 
  臻纪公司的画作销售有两种模式,对于客户购买画作后收藏的模式,不能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即纯收藏的数额不应计入各被告人的犯罪数额。对审计报告中提到的不能确认收藏类型的部分,因不排除该部分中有纯收藏的情况,对该部分数额不计入各被告人的犯罪数额。各被告人本人购买画作投资的金额,亦不计入犯罪数额。各被告人提出的辩解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辩护人提出的部分辩护意见成立,对成立的部分,本院予以采纳。
 
  (二)关于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
 
  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陈某芳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经审理认为,本案六名被告人均担任臻纪公司江北推广部的区域总监,是臻纪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在法定刑档次、幅度内量刑可以做到罪责刑相适应,不应区分主犯、从犯。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三)关于违法所得的数额
 
  关于各被告人辩解其获得的提成给了相应的经纪人,实际获利的金额少于指控金额。经审理认为,在案证据无法证实各被告人将其获得的提成给了相应的经纪人,该辩解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某芳、肖某、胡某春、莫某、郑某妍、白某祥在重庆臻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工作期间,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向社会不特定群众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其中,陈某芳吸收存款的数额为4773.91万元,肖某吸收存款的数额为1492.64万元,胡某春吸收存款的数额2042.69万元,莫某、郑某妍、白某祥吸收存款的数额分别为458.93万元、472.99万元、481.13万元,扰乱了金融秩序,吸收公众资金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依法应予以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陈某芳、肖某、胡某春、莫某、郑某妍、白某祥自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有自首情节,依法对陈某芳、肖某、胡某春从轻处罚,对莫某、郑某妍、白某祥减轻处罚,根据陈某芳犯罪的事实和情节,不宜对其适用缓刑。辩护人提出对陈某芳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的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陈某芳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六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8日起至2022年2月7日止。)
 
  二、被告人肖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8日起至2021年2月7日止。)
 
  三、被告人胡某春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8日起至2021年4月7日止。)
 
  四、被告人莫某犯非法吸收公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8日起至2019年10月7日止。)
 
  五、被告人郑某妍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8日起至2019年11月7日止。)
 
  六、被告人白某祥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2月8日起至2019年12月7日止。)
 
  七、追缴被告人陈某芳违法所得171.16万元、追缴被告人肖某违法所得103.20万元、追缴被告人胡某春违法所得160.08万元、追缴被告人莫某违法所得40.69万元、追缴被告人郑某妍违法所得27.79万元、追缴被告人白某祥违法所得32.72万元发还相应投资人。
 
  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重庆律师提示本文案例来自案件判决文书,且为重庆鼎屺律所律师真实承办案例,为保护隐私对部分当事人姓名及律师姓名进行了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