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法律人)们都是怎样思考问题的?

发布时间:2020-05-06 22:28    来源:鼎屺律师事务所    浏览:

【资讯分类】:律界动态

【资讯详情】

  法律人的思维方式,就是在既有的规则里,尝试所有可能,争取个人最大利益。
  
  “房东大哥,疫情的关系,我都三个月没能回去住处了,能不能给我免除这三个月的房租呀?”
  
  疫情进入到后半程,我们发现,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矛盾开始浮现。例如上面这个问题,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每个人看到这个题,大概率会立刻套在自己身上,用自己的经验和处境去思考。但有一个群体,他们会说:每一个选项,都是正确的。
  
  这个群体就是法律人,法律人即包含了律师。在律师(法律人)们看来如果房东和房客真的要对簿公堂,可能都有胜算。因为他们的思维习惯,所有选择都是舍取的博弈,关键只是你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这就是法律人的思维核心——思辨能力。
 
律师(法律人)
  
  1、在确定性中寻找可争议的细节
  
  我们可以讲一个真实发生过的、非常有意思的案子,再解释一下这种思维。
  
  有一个老太太在麦当劳买了一杯咖啡,然后洒了一身,烫伤了自己,于是向麦当劳索赔,最终陪审团判定麦当劳赔偿她286万美元。
  
  但很少有人知道事情的始末。实际上,最初这位老太太是想和麦当劳和解的,而且她一开始提出的和解数额只有2万美元。
  
  这笔钱是基于她当时已经花掉的医疗费用,以及她的女儿有一段时间要请假照顾她的损失。但麦当劳粗暴地拒绝了,所以才有了她的律师把麦当劳告上法庭的后续。
  
  那么为什么老太太的律师可以把索赔的钱从2万变成286万呢?
  
  因为她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可以引发争议的细节:
  
  首先,她采样了同一个小镇上其他咖啡店的咖啡,发现都要比麦当劳的咖啡温度低11℃左右。
  
  同时,她找到了一位专家证人,向法庭证明:88℃的咖啡只要在3秒之内,就会对人造成三级烧伤。
  
  但如果是一杯71℃的咖啡,那就需要20秒才可能造成同等程度的烧伤。而那十几秒的时间,就是一个人可以反应然后保护自己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这个案子不是个例,在1982年到1992年这10年内,麦当劳其实收到了700份关于顾客被咖啡烫伤的报告,可是麦当劳却无所作为。
  
  所以在286万的构成里,其实只有16万是补偿性赔偿,剩下的270万都是惩罚性赔偿,是陪审团想要惩罚麦当劳过去10年里的不作为。
  
  那么,为什么是270万呢?
  
  老太太的律师是这样解释的:因为麦当劳在咖啡上每天可以赚135万美元,所以按它两天的收入作为罚款,应该能让它感受到一点点的惩罚跟警戒。
  
  当然,在老太太的律师对面,麦当劳的律师团也并没有那么弱。他们在案件结束后作出了一系列堪称完美的操作,关于这部分的内容大家可以在课程中具体了解到。
  
  在尊重明确法条的情况下,律师(法律人)的生存方式则是在法条的确定性中,找到那些可以引起争议的细节,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这就是一个法律人思考问题的真实状态。
  
  2、法律人和不同利益派系的博弈
  
  除了寻找那些值得争议的细节,法律人的思考方式还包括关注事件之中,那些可能的相关利益者之间的博弈。
  
  比如去年引发社会热议的996事件,1895年,美国纽约州政府就曾针对这种超长的加班时间立过一部法律,叫做《面包工人法案》。
  
  因为那个时代的面包工人工作非常辛苦,纽约州政府就出台法案,规定他们每天的劳动时间不可以超过10个小时,每周不可以超过60个小时。
  
  当时有一位面包店的店主因为不遵守这个法律,被纽约州政府处以了罚款。
  
  这位面包店店主把纽约州政府告上了法庭,理由是纽约州政府侵犯了他以及他的那些面包工人自由签订合同的权利。
  
  最后,美国的最高法院判决这位面包店店主胜诉。但法院给出的这份判词是很抽象的,写的是:
  
  每个人都有签订合同的自由权利,而纽约州的州政府并没有什么实在的理由,去证明超长时间的工作损害了公众利益。
  
  只要这些面包工人都是自愿签订合同的,法官看不出政府应该加以干涉的理由。
  
  今天我们回头去看这个案子,大家凭直觉应该能够感觉到,它不像这份判词写得那么简单。
  
  它不是单纯地探讨自由跟公众利益这两个抽象概念,它的背后很明显站着两个不同的阶级:一面是资本家的面包店店主,另一面是这些普通的面包工人。这是这个案子的一部分。
  
  可是,当我们真的再走近去看,你会发现这个案子比阶级斗争还要复杂。
  
  为什么纽约州在那个年代,会提出这样一个很抗拒时代的自由主义潮流的法律?
  
  这跟中国劳工有很大的关系。那时是移民的时代,有大量的移民,特别是中国移民,涌入纽约。
  
  众所周知,中国人非常勤劳,他们为了在面包烘焙行业站稳脚跟,非常辛劳地工作。这个案子所提到的那些每天情愿工作14、15个小时的人,有大部分是中国劳工。
  
  这样的中国劳工,触动了谁的利益呢?那些当地的白人面包工人的利益。
  
  他们不愿意投入这样辛苦的工作。于是,他们影响了纽约州的立法者,用法律的手段,用强制的最长工时,把大家拉回同样的起跑线,就是不允许你用超长时间工作这种玩命的方法来和我竞争。
  
  而最高法院“以自由为名”的判决,一个看上去和资本家为伍的判决,事实上保障了中国劳工自愿加班的权利和公平竞争的机会。
  
  应该说,在每一个时代的具体情境里,法律人的思维方式都包含着如何在不同的利益派系中博弈的方法。比如,所有大的律所每年会花很大的价钱买渎职保险,防备它的客户将来告它们渎职。
  
  我们在现实当中会不停地面对各种问题和规则,这时候就需要我们用自己手里不同的牌,为自己争取利益。而所谓法律人的思维方式,就是在面对问题时,在既有的规则里,尝试所有可能路径,争取个人最大利益的方式。
  
  当然,这样的一种斗争跟思考,其实它不只属于法庭,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以上就是鼎屺律师事务所关于“律师(法律人)的思考问题方式”的相关内容介绍,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