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某秀与王某文民间借贷纠纷二审,鼎屺律师为被上诉人代理律师

发布时间:2019-04-04 17:15    来源:鼎屺律师事务所    浏览:

【案情分类】:合同纠纷

【案情摘要】

  本案由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受理,鼎屺律师为二审被上诉人代理律师,以下是二审判决文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某秀,女,汉族,1953年5月11日出生,住重庆市万盛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承照,男,系胡某秀之夫。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文,男,汉族,1947年1月18日出生,住重庆市北碚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律师,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胡某秀因与被上诉人王某文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胡某秀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2、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其主要事实和理由如下: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偏袒了被上诉人一方。本案中的借据和银行转款凭证就是民间借贷的最后证据;上诉人在庭审中,主动出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短信、微信记录,是为了更好的还原事实真相。一审站在被上诉人的立场去理解认为未达成借款合意不当,本案双方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属于民间借贷;2、《借条》中约定的“不计息”是当时考虑属短期借款及同学情谊,故未计息。只是被上诉人单方面已在用投资收益来作为他有偿还能力的保证,以高回报为诱饵,而顺利在上诉人处借到钱。
  
  被上诉人辩称,1、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对本案基础法律关系不是借贷关系定性准确法律适用正确,请求驳回上诉请求;2、一审中上诉人提交的微信记录足以证明双方存在委托投资关系;3、经一审法院释明,上诉人仍坚持借贷关系,是对法律关系的错误认识;4、在上诉人的上诉状中的事实及理由中的第3点中也提到了虽然没有计息,但是存在高回报。综上,本案双方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
  
  胡某秀向一审法院起诉的请求:王某文归还胡某秀借款330000元,并支付利息(以33000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6%,从2015年1月14日起计算至借款还清时止)。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10月4日,胡某秀转账200000元至王某文银行账户,王某文出具《借条》给胡某秀,载明:“今借到胡某秀女士现金人民币贰拾万元整。壹佰天后归还。(不计息)”。后胡某秀又分别于2014年10月25日、12月3日向王某文转账共计130000元。
  
  庭审中,胡某秀出示其丈夫刘承照与王某文的短信及微信记录,拟证明催收情况以及借款的形成:王某文游说胡某秀投资,但胡某秀不同意,后来王某文出具了借条,胡某秀才提供的借款。王某文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其收到的款项系投资款。以下系该证据部分内容:1、2016年12月7日,刘:当时你历时一年多,找我们要求我们投资,我们一直没有同意,而你后来是打了包票,说就算是借你们的钱来办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才把钱打到了你的个人银行账户上,当时你讲:“钱你打到我的账上,一切由我来操作,到时候你只管数钱”,而现在分文没有打到我们的账上,更谈不上数钱了;2、2016年6月12日,刘:你向我们宣传福克斯投资的好处,要我们拿钱出来,讲“保证月息比百分之二多,我担保”;3、2015年9月27日,刘:你谈九月份新、旧平台对接完成,就可陆续提现,现在不仅没有提到现,连一点音信也没有。
  
  一审法院认为,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本案王某文虽于2014年10月4日向胡某秀出具《借条》,胡某秀亦转款200000元至王某文银行账户,后又转账共计130000元给王某文,但根据前述双方的短信及微信记录,可以看出王某文的真实意思并非向胡某秀借款,双方并未达成借款合意。从形式上看,《借条》中约定“不计息”,如为借款,则王某文到期后仅需归还该借款本金,胡某秀应无盈利上的期待,这亦与前述记录所反映内容不符。因胡某秀未充分举证证明胡某秀、王某文之间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故胡某秀以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主张王某文归还借款本息,无事实依据。庭审后,该院向胡某秀释明本案胡某秀、王某文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非民间借贷,询问胡某秀是否变更诉讼请求,胡某秀坚持原诉请。综上,胡某秀主张王某文归还借款330000元并支付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理由不成立,该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驳回胡某秀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308元,减半收取计3154元,由胡某秀负担。
  
  二审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审理中,被上诉人陈述,上诉人共向其账户转账33万元,其中第一次20万元转款到被上诉人账户后,其以自己的女儿的账户代上诉人购买了投资款,之后,上诉人又转款了13万元,分两次转的,其就以上诉人和上诉人的女儿的名义开设了2个账户,购买了13万元的投资款,之前的20万元投资款100天到期后就转到了上诉人和其女儿的账户里了。胡某秀就13万元的转款在庭审中陈述:因被上诉人催的很急,喊我打款2个6.5万元,被上诉人喊我投福克斯,说是投资,且上诉人也承认其向被上诉人提供身份证等,提供的目的是办K宝用。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对被上诉人出具20万元借条的事实以及上诉人转账33万元至被上诉人账户的事实均没有异议,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是:双方是否存在借贷合同关系。
  
  上诉人向被上诉人转款了33万元,就其中的20万元被上诉人出具了借条,借条明确载明“今借到胡某秀女士现金人民币贰拾万元整。壹佰天后归还。(不计息)”。该内容明确了借款金额,也明确了还款的意思表示,且该款被上诉人也认可转账至其账户后,即以其女儿的名义购买了福克斯的投资。就该笔款而言,有借条、转款凭据及借款人自己使用款项的事实。借款、还款的意思表示也明确、具体,可以证明双方就该20万元达成了借款还款的合意。因而,上述证据足以证明双方就该20万元存在借贷合同关系。被上诉人认可收款且也以自己女儿名义购买福克斯投资,但称系上诉人委托其投资,该20万元已经归还至上诉人账户,以此否认双方的借贷合同关系,但其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上诉人有就该20万元委托其投资的事实,其辩称也与借条载明的事实不符。因此,对该20万元,按照优势证据,宜认定上诉人主张的借款事实成立。原审对此事实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上诉人之后转款给被上诉人王某文的13万元是否存在借款关系的问题。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举证不力的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供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上诉人就该13万元举示了转款凭据主张借贷关系成立,被上诉人称其系用于为上诉人购买福克斯投资产品,并举示了所谓的“K宝”账户,上诉人认可其向被上诉人提供了身份证明用于开立“K宝”账户,也认可收到上诉人交付的U盘,可以证明双方间存在其他关系,而上诉人没有进一步举示证据证明双方就该13万元存在借款和还款的合意。因此,上诉人举示的转款凭据仍不足以证明其就该13万元与被上诉人存在借贷关系,其以此要求被上诉人偿还借款的理由不能成立。其该上诉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请求被上诉人偿还20万元借款理由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因被上诉人未按照借款承诺的期限还款,依法应当承担逾期还款的违约责任。其2014年10月4日出借还款,100天即2015年1月12日前应该归还借款,逾期未还,则应当从2015年1月13日支付资金占用利息。上诉人主张从2015年1月14日起至款付清时止按年利率6%计算未超过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但上诉人就13万元主张还款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部分事实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6民初511号民事判决;
  
  二、王某文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胡某秀借款本金20万元并支付利息(自2015年1月15日起至款付清时止,以年利率6%的标准计算)。
  
  三、驳回胡某秀的其它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3154元,由上诉人胡某秀承担1450元,被上诉人王某文承担170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6305元,由上诉人胡某秀承担2900元负担,被上诉人王某文负担340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重庆律师事务所提示本文案例内容均来自案件判决文书,且为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真实承办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