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某勇与李某燕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为再审申请人代理律师)

发布时间:2019-04-04 17:14    来源:鼎屺律师事务所    浏览:

【案例分类】:合同纠纷

【案例详情】

  案件由重庆市第五人民法院审理判决
  
  再审申请人(原审被告):钟某勇,男,1985年8月1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津区,现居住江津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律师,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原审原告):李某燕,女,1986年3月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津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承晋,重庆渝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钟某勇因与被申请人李某燕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6民初31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钟某勇申请再审称:一、本案70万元借款并未实际发生。本案70万元借款的《民间借贷合同》、《借款收条》系受胁迫签订,该70万元借款系因钟某勇的合作伙伴苏某真、傅某琴以及张某和罗某莉曾分别向李某燕、李某英借款30万元和50万元,因无法及时还款,钟某勇自愿代还此80万元的利息才与李某燕签署本案70万元的借贷合同及收条,有录音证据亦可以证明前述事项。二、李某燕在原审中隐瞒了钟某勇已经偿还部分款项的情况。钟某勇在2015年9月7日还款1.2万元,9月12日还款1万元,11月19日还款4万元,2016年9月12日还款4万元,9月21日还款6万元,钟某勇前妻亦曾代钟某勇偿还11.9万元,原审未认定此部分还款有误。钟某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之规定申请再审。
  
  被申请人李某燕提交答辩意见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申请人的再审申请。
  
  本院审查后认为,根据钟某勇的申请理由,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本案70万元借款是否成立;(二)钟某勇是否已经偿还部分款项。
  
  (一)关于本案70万元借款是否成立的问题。
  
  经审查,本案中李某燕举示了2016年7月18日李某燕与钟某勇签订的《民间借贷合同》、2016年7月19日钟某勇出具的《借款收条》、重庆农村商业银行于2016年7月21日出具的70万元客户付款回单来证明借款关系成立。《民间借贷合同》约定钟某勇向李某燕借款7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6年7月18日起至2016年10月17日止,按月利率3%执行等;《借款收条》载明,钟某勇收到现金70万元;客户付款回单显示,2016年7月21日李某燕向银行取款70万元。
  
  现钟某勇称系帮其合作伙伴偿还80万元借款产生的70万元利息,才写了本案借款合同和收条,并提供了一份录音证据予以证明。李某燕辩称借款合同、收条及取款日期不一致系因钟某勇要求支付现金,故李某燕在双方签订借款合同后才向银行预约取款70万元,而钟某勇在收到70万元现金后才将提前写好的收条交付给李某燕。本院认为,首先,虽然钟某勇称其帮他人还款才签署本案借款合同,但根据他案生效判决,苏某真、傅某琴所借30万元与钟某勇无关,钟某勇仅系张某和罗某莉50万元借款的担保人,故其认为70万元系80万元借款产生的利息的理由缺乏依据;其次,钟某勇称其被胁迫书写本案借款合同及收条,却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再次,钟某勇提供的录音证据真实性无法确认且系案外人李某英与钟某勇的通话,亦不能达到证明目的。而李某燕提供的《民间借贷合同》、《借款收条》、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客户付款回单相互印证,李某燕亦对书写时间不一致作了合理说明,故原审法院认定本案借款关系成立并无不当,钟某勇的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钟某勇是否已经偿还部分款项的问题。
  
  首先,钟某勇在再审申请书中称已经偿还部分款项,但在再审审查询问中又称该部分款项系偿还其他案件款项,与本案70万元借款无关,其陈述前后矛盾;其次,李某燕提供了一份张某、罗某莉、钟某勇与李某燕对另案达成的执行和解协议以及情况说明,以证明钟某勇所付款项系偿还其他案件借款,该解释与钟某勇在询问中的陈述以及在另案中情况说明一致,故钟某勇认为其已经偿还本案部分款项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钟某勇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再审事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钟某勇的再审申请。

      重庆律师事务所提示本文案例内容来源案件判决书内容,且为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真实承办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