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律师费可否让败诉方来承担?

发布时间:2019-10-09 09:35    来源:鼎屺律师事务所    浏览:

【资讯分类】:法律常识

【资讯详情】

  在四月份的时候,一张广东省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的《答辩通知书》在法律圈流传。根据该通知书的要求,被告方应在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法院提供书面答辩状,且应包括多项必备的内容,更被“特别提示”:如你方拒绝按照本通知书要求进行答辩的,将可能面临法庭的训诫、责令承担诉讼费用及对方律师费用等法律后果。一石激起千层浪,但关于应诉答辩是否必须答辩、如何答辩等并不是重点,而是其中“责令承担对方律师费用”的特别提示。
 
重庆律师费可否让败诉方来承担?—鼎屺律师事务所
  
  5月7日下午,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近日,网上有评论认为我院《答辩通知书》中的“特别提示”的内容没有法律依据。该提示针对的是故意不答辩导致诉讼拖延的不诚信行为。该提示的表述易引起歧义,已予以纠正。”
  
  一场风波至此落下帷幕,但这个事件之所以成为热点,主要还是因为涉及了“律师费由谁承担”这个问题。说正式点,就是“律师费转付”问题。鼎屺律师事务所日常也会遇到当事人咨询重庆律师费是不是可以由败诉方承担,接下来就详细为大家普及一番。
  
  合同条款中明确约定律师费由对方承担的,自不待言。目前,我国律师费用由谁承担,相关法律法规没有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规定,实践中我国普遍采用的是当事人自己承担的模式。而在近几年中,我国也在开展律师费用转付探索,相关法律、司法解释或规范性文件作出规定,在部分领域把律师费视作胜诉方因这项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和合理开支而列入诉讼请求的追偿范围。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3944号(政治法律类409号)提案的答复中明确主要体现在: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6条规定:“债权人行使撤销权所支付的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必要费用,由债务人承担。”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见》(法发[2007]1号)第13条规定:“当事人为诉讼支出的符合规定的律师费,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请求,综合考虑必要性,全部诉讼请求的支持程度,请求赔偿额和实际判赔偿的比例等因素及合理确定,并计入赔偿范围。”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65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48条规定:“侵犯著作权的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开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运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6条规定:“《著作权法》第48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负担的合理支出,包括权利人或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56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运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17条规定:“商标法第56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负担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的若干意见》(法发〔2016〕21号)第22条规定:“当事人存在滥用诉讼权利、拖延承担诉讼义务等明显不当行为,造成诉讼对方或第三人直接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对无过错方依法提出的赔偿合理的律师费用等正当要求予以支持。”
  
  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的意见》(法发〔2016〕14号)第38条规定:“发挥诉讼费用杠杆作用。当事人自行和解而申请撤诉的,免交案件受理费。当事人接受法院委托调解的,人民法院可以适当减免诉讼费用。一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不参与调解或者不履行调解协议、故意拖延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酌情增加其诉讼费用的负担部分。”
  
  除了最高法官方答复,鼎屺律师事务所再做下补充: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原告请求被告承担检验、鉴定费用,合理的律师费以及为诉讼支出的其他合理费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予以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原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鉴定费用、合理的律师代理费用,人民法院可根据实际情况予以相应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还有一个试点文件《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司发通〔2017〕105号15条也规定:发挥诉讼费用杠杆作用。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申请撤诉的,人民法院免收诉讼费。诉讼中经调解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减半收取诉讼费用。一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不参与调解,或者有明显恶意导致调解不成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对无过错方依法提出的赔偿合理的律师费用等正当要求予以支持。
  
  在司法实践中,也有观点认为在人身损害赔偿、名誉侵权、不正当竞争、担保权诉讼、法律援助、商事仲裁等案件中,也可以主张律师费由对方承担,也有公报案例和部分省份法院支持了相应主张,但相关规定中并未明确列明律师费,有待进一步的明确规定或解释,小编在此不多阐述。
  
  另外,要求对方承担重庆律师费还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1、有法律服务委托合同,有律师费的约定符合相关的收费标准的依据。最终能支持的具体数量会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根据案件性质酌情支持,通常法院只会支持“合理”的律师费用,而并非全部的费用,合理标准一般就是参照各地区律师费收费指导文件。
  
  2、有律师费支付凭证(转账凭证)。但也有司法观点认为尚未实际支出的律师费可请求被告承担。因为律师代理合同约定的律师费属于必然发生的诉讼成本,被代理人是否已经向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是属于委托代理合同法律关系履行的问题,即便律师费尚未支出,抑或已经部分支付了律师费,只要律师代理合同约定的律师费符合收费标准,均可以要求被告承担。如: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613号民事判决书。
  
  3、律师事务所出具相应金额的发票。也有司法观点认为未开具律师费发票不影响主张律师费,因为律师事务所是否开具律师费发票,是属于财务制度的问题。即使律师费事务所未开具发票或者开具的发票不符合财务制度,属于其他法律关系,不足以否定民事代理合同的合法有效性,律师事务所尚未开具发票,不影响权利人依据合同约定主张律师费。如: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鲁民申1049号民事裁定书。
  
  4、风险代理律师费。有观点认为风险代理方式收取的律师费不能适用律师费转付制度,只能由委托人自行承担,如最高院民一庭蒋保鹏法官就曾撰文支持该观点;也有观点认为风险代理后期律师费须最终确定后才能主张,因为风险代理模式下,后期律师费是否产生及产生多少均处于不确定状态,不能提前主张,对律师代理合同约定计算了方式的,但尚未实际发生的部分,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如:最高人民法院 (2017)最高法民终197号民事判决书。
  
  综上所述,重庆律师费的转付一般局限于当事人约定或者某些特定类型的案件中,如著作权、商标权等具有专业性强、聘请律师需求强烈的案件,且一般需要有明确的法律、司法解释、司法文件规定才能得到支持。要在实务中得到支持,尽量做到收费标准文件、合同、发票、转账流水兼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鼎屺律师事务所整理发布,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