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重庆律师眼中的“奇葩”当事人,律师:我太难了

发布时间:2019-10-18 09:48    来源:鼎屺律师事务所    浏览:

【资讯分类】:鼎屺新闻

【资讯详情】

  现在很多民、商事案件,法院很希望当事人请了律师,因为法官与律师讲话总比与案件当事人沟通起来更容易。重庆律师在执业期间会见到办理五花八门的案件,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当事人。其中大多数委托人还是有明确的法律服务需求,能够坦诚交流案情,继而建立委托关系。但很多当事人,案件委托给你之后他(她)就不再过问了,但这需要信任作为基础。律师在执业过程中还会遇到各种奇葩的当事人,下面就为大家盘点一下重庆律师眼中的“奇葩”当事人:
  
  一、试探摸底的“奇葩”当事人
  
  有些当事人遇到复杂的法律问题来律所咨询,但仅仅跟重庆律师说部分事实,或者提供部分材料,然后看看律师的观点如何,以此来考验律师的能力水平。验证你的水平之后最终委托,此类型的当事人还比蹭咨询要好。
  
  二、咨询学习的“奇葩”当事人
  
  众所周知,目前律师网络推广蔚然成风,推广技术也非常成熟。无论当事人有何种法律服务需求,只要一问度娘,排山倒海的律师推广信息一览无余。推广就需要成本,一般客服人员都没有律师执业证,甚至都不是学法律的,但他们非常懂得销售技巧,所以不会电话中答复任何法律问题,更不会给出法律服务方案。
  
  现阶段,蹭咨询型当事人一般都会到律师事务所与律师面谈。咨询过程中,就自己遇到的法律问题提出各种问题,然后说回去再考虑考虑。回去之后他再去下一家律师事务所以同样的方式咨询律师,通常会咨询多家律师事务所,然后把自己案件相关的法律知识以及律师的解答逐一记录。最后,他谁也不委托,觉得自己学会了,赤膊上阵。当然,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三、求证确认的“奇葩”当事人
  
  有些案件当事人已经委托了重庆律师,办案律师对其案件提出某种处理意见,但当事人不信任自己的律师,就此问题再去咨询其他多位律师,目的是求证一下,看看自己律师的观点是否正确。还有当事人与自己律师的意见相左,也采取这种方式来确认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然后回去指挥自己的律师办案。在此过程中,那些提供不同意见的律师,当事人只接受那些与自己意见一致的观点,回去学以致用。
  
  四、质疑收费的“奇葩”当事人
  
  质疑收费的更多在于咨询上的费用收取,举两个例子:1、某当事人来所咨询,首先问接待他的同事是不是共产党员。同事纳闷,咨询法律问题,与是不是党员有什么关系?后来谈到咨询收费,当事人说:“共产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就问你个问题你还收费,你怎么为人民服务的!”同事一听人家说的也对,共产党员不就得为人民服务嘛,这话有什么错?最后同时随便应付就送走了当事人。
  
  2、某当事人来所咨询,值班律师告知咨询收费。大姐问:“啥?就动动嘴皮子,就要收费?百度上好多免费咨询的,你为啥收费”。律师说:“百度免费,您可以去百度”。大姐撂下一句狠话:“我去物价局举报你们乱收费”,然后愤愤不平的走了。
  
  五、领导指挥的“奇葩”当事人
  
  个别刑事案件当事人在进看守所之前当过领导,习惯性的下指示,对律师工作提出各种超出律师职责的要求。在重庆律师会见时,与律师谈话的口气也是一副领导腔调,给律师的“指示”还要有“以下几点”,最后还要总结性发言。其实,当事人没有恶意,只是多年的工作形成的讲话习惯,所以对此种讲话方式很多律师还是能接受的,因为对办案不产生任何负面影响。
  
  但有些当事人财大气粗,认为花了钱就可以随便支配律师,甚至凌晨三点他想起来一个问题,立马打电话给律师,并做具体指示。在他看来,我花了钱了,你就是我的奴才,我随时、随地的使唤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六、画饼充饥的“奇葩”当事人
  
  举个例子:一企业家,朋友介绍王姓律师认识的,这个企业家有一个农业生态项目,当事人描述投资很大,将来收益很可观,要这位王姓律师做他的法律顾问。今天让这位律师看个合同,明天让这位律师出个方案。碍于朋友的面子,律师也不好意思拒绝。但这位企业家就是不跟律师签顾问合同,也不谈服务费的问题。每次跟他谈收费的问题,他就把话题转移到农业生态项目、融资等话题上,给律师画饼,讲伟大事业,还声称好多律师都抢着给她做法律顾问。
  
  七、见利忘义的“奇葩”当事人
  
  见利忘义,也可以说是过河拆桥。某重庆律师代理一起案件,委托协议约定的是风险代理,案件执行后律师按照执行标的收取30%的律师费。案件成功执行后,根据合同约定,要支付500万的律师费。这时候委托人突然提出,合同定的律师费比例过高,要求律师事务所调整,后来又申请商事仲裁。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律师及律师事务所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觉得很糟心。
  
  八、胡搅蛮缠型的“奇葩”当事人
  
  有些当事人亲身经历了某些案件事实,但因证据问题无法达到证明自己权利主张的目的,就来律师事务所寻求律师的帮助。但是,无论律师怎么给他讲法律事实,他就是咬住自己的“死理儿”不放。甚至有的当事人本身的权利主张是不合法的,却非要律师帮他达到自己的目的。更可怕的是,律师与之谈话内容无一例外的被录音。
  
  一位老伯拿着判决书找到律师要求退费,律师说:我全程代理案件,没有任何过错,而且法院保护了你的诉求。老伯说:你好好看看判决,判决说是依法保护我的诉求,没有说依据你的代理意见,你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啊!于是律师无语了。仔细想想,老伯说的没有错啊,要怪只能怪自己选择案件当事人不谨慎。
  
  这类当事人,一旦接受委托,后面的工作就遭罪了。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去做,轻则要求退费,重则寻死上吊,反正就是不讲法,也不讲理,只要结果,而往往他们主张的结果我们律师是做不到的。接下来,律师就准备迎接投诉和律协的调查吧。
  
  九、碰瓷敲诈的“奇葩”当事人
  
  某当事人年逾八旬,到某律师事务所委托律师办理房屋拆迁案件。律师介入后与拆迁单位协调未果,老人跑到律师事务所,往地上一躺,身边立个大牌子,写着“骗子律师”四个大字,并找来记者拍照。而且该当事人不仅要求律所退费,还要求按照律师费两倍的标准赔偿损失,理由是律师不仅没有维护她的权利,还耽误了她的事儿。对于大型律师事务所而言,面临的投诉较多,遇到这种事儿,基本都是劝自己的律师息事宁人,不希望通过诉讼、仲裁等途径解决,怕影响职业声誉。某些案件当事人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对律师事务所进行敲诈。
  
  十、诈骗盗窃的“奇葩”当事人
  
  多年前,某位重庆律师接到一个咨询电话,称系某知名公司副总张某,公司有一件大案需要委托律师,并通过邮件发来一堆案件材料,然后约律师第二天到公司(某高档写字楼)面谈。律师如约前往被带到某咖啡厅,该副总称:“今天主要是见面聊聊,互相认识一下,了解一下律师事务所的情况”。又过几天,张某突然给李某打电话,要到律师事务所来谈委托。如约而至,李某热情接待,当然案情描述的特别诱人,标的也很大。谈话完成后,张某说回公司上会研究。送走客人后没过10分钟,李某再次接到张某的电话,张声称要和司机开车去天津,从公司出来时没带现金,能否跟李某借2000元现金(当时还没有微信),下周一签署委托合同时一并还款。李某拿案心切,就到楼下给张某送了2000元现金。至此,张某电话关机,杳无音信。
  
  十一、法庭激愤的“奇葩”当事人
  
  有的当事人,每次与律师交流,都想把他的故事从出生讲到现在,到了法庭上也会如此。根据重庆律师的经验,法庭上,废话说100句,也不如有用的话说一句。说一些与法庭审判无关的狠话,更是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法官允许你在法庭上滔滔不绝,那你的案子就危险了。
  
  十二、挖坑害人的“奇葩”当事人
  
  有一次,某当事人一行三人来某律所咨询,案涉一宗走私案件。询问案情及当事人信息,对方吱吱唔唔。追问下去,说是为其弟弟咨询的。问其弟弟本人为何不来,答曰:不方便出面。后来证实,那天一行三人中,有两人是犯罪嫌疑人。幸亏这位律师警惕性高,回答问题都比较保守,而且建议自首,否则这就是个坑。
  
  律师谈话内容稍有瑕疵,就可以被拿去律师协会举报投诉。在代理刑事案件过程中,这类的坑,比比皆是。
  
  对于这些“奇葩”当事人,律师表示:我太难了。
  
  以上就是小编关于“重庆律师眼中的奇葩当事人”相关内容介绍,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