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重组家庭中子女需要对继父母履行赡养义务吗?

发布时间:2020-04-30 16:09    来源:鼎屺律师事务所    浏览:

【资讯分类】:诉讼案例

【资讯详情】

  关系较为简单的婚姻家庭中少不了些磕磕碰碰,再婚重组的家庭矛盾尤为突出,婚姻中两人的关系,与子女的关系,与父母的关系,多而复杂,想要把这些关系理顺,让小家不出一点岔子,几乎是很难办到的。有了矛盾就应该积极磋商想办法解决。今天就先跟着鼎屺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关于赡养方面的相关法律知识。
 
  【胜诉案例】
 
  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2018)渝0105民初20411号
 
再婚重组家庭中子女需要对继父母履行赡养义务吗?
  【案情简介】
 
  原告:王某1,男,1949年7月11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天夏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娟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某2,女,1978年11月25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北区。
 
  原告王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每月支付赡养费1200元;2.请求判令被告承担原告就医产生的医疗费。事实和理由:1988年4月7日,原告与被告母亲夏某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原告和被告母亲结婚时,被告尚未成年。原告与被告母亲婚后未再生育子女,双方共同抚养被告至成年。2016年10月28日,原告与被告母亲经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判决离婚。现原告年近七十了,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但被告一直不尽赡养义务。现原告因疾病缠身且行动不便需要照料,且因需要租房、就医、护理等原因导致原告经济困难。原告认为,自己对被告尽到了抚养义务,被告却拒绝赡养原告,因此诉至法院,请求如诉称。
 
  被告王某2辩称,第一,原告在诉状中有些陈述不属实。我与原告确实形成了抚养关系,但原告对我的扶持并不多,我系1978年出生,原告与我母亲结婚是1988年,当时我已年满十岁,我母亲是单位的焊工,也一直在挣钱养家,我在1997年年满十九岁时已经工作,原告对我也不再扶助。第二,原告经济并不困难。2016年房屋拆迁,原告离家不再与我和母亲有联系,原告独自领取了拆迁补偿款606804.98元,该款属于原告与我母亲的夫妻共同财产,但原告却独自占有,并拒绝支付给我母亲。另外,原告是退休职工,每月领取退休金3300元左右,且该退休金会逐年上涨,原告还享有医保及退休单位的二次医疗保险待遇。原告的日常开支不大,这些钱足以支撑他的日常开销和其他费用。第三、原告请求中所主张的费用过高。我系工厂普通库管员,每月工资约2000元,还要赡养自己的母亲及抚养小孩,另还有两个家庭的老人需要赡养和照顾,经济压力极大,无法负担原告主张的费用,我仅能在能力范围内酌情给予赡养费。
 
  【审理过程】
 
  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1988年4月7日,王某1与王某2之母夏某在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政府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双方均系再婚。其后夏某、王某2将户口迁入王某1户口中,并与王某1共同生活。王某2的姓名也由原来的“李某”改为“王某2”。1997年9月5日,王某2参加工作。2016年10月,王某1与夏某经本院判决离婚。2016年12月1日,王某2将户口从王某1户口中迁出。
 
  另查明,王某2现就职于重庆前卫科技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职位为库管员,月收入约为2230元左右。
 
  还查明,王某1系原重庆前卫仪表厂的退休工人,其每月领取的退休金为3304元,享有职工医疗保险。王某1与夏某再婚前,与其前妻育有王某3、王某4二子,现均已成年。
 
  2018年11月,王某1至陆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重庆新桥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其患有颈椎病、右肩周炎、高血压Ⅱ级、糖尿病、脑梗死后遗症。
 
  【办理思路】
 
  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者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形成了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关系的,继父母要求继子女给付赡养费的适用该规定。本案中,王某1与王某2母亲结婚时,王某2尚才十岁,其后王某2与王某1共同生活至其成年,足以认定王某1与王某2之间既存在继父与继女间的姻亲关系,又存在由于长期共同生活而形成的抚养关系。尽管王某1后来与夏某离婚,双方婚姻关系消失,但王某1与王某2之间形成的抚养关系已经既成事实。因此王某2对曾经有抚养、教育过她的王某1应尽赡养扶助的义务。
 
  【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王某2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每月支付原告王某1赡养费25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王某2负担。
 
  此案例是重庆鼎屺律师事务所律师真实承办案例,转载请在页面显著处注明来源,侵权必究,欢迎举报。